当前位置:新笔趣阁>历史军事>十界梦见> 后记——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后记——

精灵公主安格妮斯屏退左右,慢慢走近软榻,拥有古代精灵血统的精灵王侧躺着。

“安格妮斯吗……”精灵王轻声问道,再轻巧的脚步也无法掩盖王子进入时房间里的气息。

“是我。”半跪在榻前,安格妮斯小声应答。

“时间到了。”精灵王的第二句话显得稍微有力一些,安格妮斯用力握紧父亲的手。自两日前忽然病倒,她就隐隐不安。精灵至死都不会衰老,这突如其来的疾病恐怕是……明知这一天会到来,没想到竟是如此的快。

“我已经活得够久了。”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精灵王抬起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安格瑞斯的面庞。

“您才不过千年之寿……”安格妮斯的话被寝室里忽然高涨的气息打断,她猛地回头,就见一个人站在身后,浅金的头发几近银白,一双猩红的眼衬得苍白的皮肤越发诡异,之后安格妮斯才注意到这个有着不输精灵俊秀的年轻男子身着一席绣着金边的黑袍,胸口处的六芒星让他的身份昭然若揭——自由城邦的暗之大魔导,阿尔·塞特。

早就听闻他与父亲关系匪浅,可数百年来从不见他造访西风,为何直至父亲临终才……

靠在软垫上的精灵王直起身,望向许久不见的老友,“你来啦。”

不知为何,安格妮斯有种难以抑制的恐惧,明明是父亲为数不多的朋友,为何会如此惧怕他。

暗之大魔道上前几步,走到安格瑞斯左边,站在精灵王头部。仰视的角度让安格妮斯越发觉得大魔导师的表情诡异。

他……真的是来看望父亲的?

“继西希莉娅之后,连你也要离开我吗?”平淡的声线仿佛诉说的不是悲戚之词,

时间在现任精灵王千年不变的容颜上刻下了沧桑,“托你的福,我已经多活了几百年,是时候进入轮回。”

在一旁安静聆听的安格妮斯脸色大变,西希莉娅,那不与炎魔阿鲁贝图克并列为下界魔神左膀右臂的盲眼将军吗?在三百年前魔族与银月帝国的战争中战死了,暗之大魔导不仅认识,还一副熟络的口气?

“不再考虑考虑吗?”

“永生太过漫长,一千三百年已是这身体的极限,再活下去,我都不能确定活着的究竟是奥洛芬,还是什么别的东西。”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久到半跪在地上的安格妮斯都觉得脚麻的时候,暗之大魔导终于开口了。

“如你所愿,我收回我的祝福。”

安格瑞斯只见他伸手在父亲额头一点,精灵王的身体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衰老。

这怎么可能!

安格妮斯“蹭”地站起来,精灵是神的宠儿,至死都不会衰老,为什么父亲会……视线转向大魔导师,她要一个合理的说法。

“奥洛芬一直以非信徒之身代行神使之职。”

与红色眸子对上的一瞬间,安格妮斯的身体下意识地瑟缩了。

这更不可能!没有信仰如何能行使神使之职,这话连人类的孩童都骗不了。

安格妮斯气愤不已,眼看父亲的身体由衰老变得透明,他不由大喊:“卫兵!!”

等候在外的王庭侍卫冲了进来,看清闯入者的面容后纷纷放下手中武器,这一举动让身为下任精灵王的安格妮斯既惊又怒,侍卫也就算了,为什么连大地女神的祭祀罗伊娜也一副恭敬的姿态,他身份再尊贵,也只是大魔导师,如何比得上神使。

“退下,净化仪式还未完成。”大魔导师一摆手,王庭侍卫全都退出寝室,这让安格妮斯大为光火,不过她余光一瞥,发现女祭祀并未一同离去。

“罗伊娜……”话才出口,就看到女祭祀连连摇头,“殿下,您不该忤逆他。”

“你说什么,他不过是个……”手一指,安格妮斯正要斥骂,话都到了嘴边,却被大魔导师一个眼神就咽在喉间。

见鬼,我为什么要怕他,不过是个人类……想到这儿,安格妮斯忽然像遭到钝器击中后脑般疼痛,幸亏女祭祀伸手拉了一把才没摔倒。

好疼,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脑袋里跑出来……

骤然亮起的白光转移了安格妮斯的注意力,精灵王的身躯由透明转化成无数莹白的光点,悉数飞进大魔导师的宽大袖袍中。

“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咬紧下唇,靠疼痛才保持清醒的安格妮斯挣脱女祭祀,摇摇晃晃地走向几步开外的大魔导师。

明明只有一小段距离,为什么会觉得如此遥远?而且,为什么会看到他头上多了一对犄角,如同恶魔一样黑色的肉翅煽起黑色魔火。

安格瑞斯摇摇头,试图将奇怪的幻觉甩掉,可看到的景象却变得越发真实。

【奥洛芬之子,你可愿与我定下契约,成为我在世间的代理人。】

“你不是大魔导师……你是谁……”炽热的黑焰****着身躯,安格妮斯觉得要被烤熟了,她转动僵硬的脖颈,看到的是一脸急切的女祭祀朝自己伸手的僵硬姿态,周遭的一切都仿佛被定格了。

时间停滞?就算是八阶法术,因为无法令时间完全停止的,只有超脱世间一切力量的神灵才能做到真正的停滞。暗之大魔导是神?

这个念头产生的瞬间,一些奇怪的画面如泉水喷涌般挤进大脑,墙壁地面都是红色的城池,开满小白花的庭院,熠熠生辉的生命树,以及坐在书堆中幼小的自己。

安格妮斯记起了被消除的记忆,母亲故去后,还年幼的她被送到自由城邦,在大魔导师身边度过了精灵漫长的童年。她总算知道为何自己总有无法融入的感觉,就算没有记忆,她依然在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觉得熟悉。

被誉为最后一个拜恩人的阿尔·塞特实为魔神本尊,化身为人留在地上,是为了监视人类及其他物种,前神使西希莉娅去世后,父亲继任为新代言者。

看着那双如血双瞳,安格妮斯忽然读懂了里面翻涌的情绪,看似古井无波,却有着深深的寂寞,熟识之人逐一离去。

“父亲和……西希莉娅已经重入轮回,身为神祇的您应该能轻易辨别出他们的灵魂,为何不将转世后的他们重新迎回。”

【灵魂还是那个灵魂,但……他们已经不再是我所认识的奥洛芬和西希莉娅了。】化身为魔神姿态的阿尔·塞特伸出手,【作为我的代言者,我许你超越种族的寿命与力量,代价是舍弃女王之尊与族人。】

再次回望如同雕塑一样的女祭祀,安格妮斯点点头。

“雷利亚斯本就是西风的正统,是时候将王位归还给她们了。”

女祭祀罗伊娜从时间停滞中清醒过来,就看到公主将手放到显出本体的阿尔掌心,刺眼的白光一闪,两人都没了踪影,只有象征王位的冠冕留在软榻之上。她上前拾起还带有余温的白花之冠,许久才唤侍卫进来。

“去叫埃尔温来,准备继任庆典。”

被带到悬浮于自由城邦上空魔族要塞深红之城,站在广场上的安格妮斯对阿尔离去的背影喊道:“你要让我代替父亲和西希莉娅吗?”

“谁也不能取代他们的位置,你也一样。当有一天你厌倦想要轮回的时候,下个继任者也不会取代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特别的。”恢复人类姿态的阿尔挥挥手,墙壁和地面立刻发出红色光芒,目睹到深红城射出的冲天光柱,自由城邦内的住民们纷纷感叹,魔神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继任者。

仰望着从直冲云霄的红光,安格妮斯撇撇嘴,希望这所谓的魔神代言者不会太无聊。

PS:后记是不是有点让人大跌眼镜啊,这里我可以透露一下,奥洛芬最后娶的是罗伊,而她死后继承女祭祀一职的是前公主罗伊娜,埃尔温是她的女儿。西希莉娅猴急和毛躁的性格让她第一个挂掉了,阿尔将她送入轮回,奥洛芬多活了几百年。这本书到此,就真的完了,没有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