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新笔趣阁>都市言情>幸福的小农民> 224.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24.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224.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

224.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今天,孙刚和赵涵准备去大姑家吃饭,确切的来说是去道谢。「域名请大家熟知」这是一个习俗,婚后的新人要去感谢至亲家人,带点礼物上mén吃顿饭就行了。

两人在家吃过早饭,等赵涵收拾完毕,在家呆了一会儿,就已经是九点多钟了。

赵涵现在还没打算去上班,反正假期还有几天,以后在镇上上班,也不远。

大姑家就在小镇边上的村子里,路程不是太远,孙刚骑着赵涵带来的嫁妆——小踏板,拎着礼品,带着妻子出了家mén。

一路上孙刚骑的不是太快,一边骑一边欣赏野外早chūn的别致景sè,快到目的地了,小村外路两旁好大的一片杏树林,全都开了huā,放眼望去,白的如雪,全是让人浮想联翩的sè彩。总还以为它们还瑟缩在清冷的梦里呢?

两人忘记了是来这个村子是干什么的了,和妻子径直把摩托车扎在一边,进了这片树林中。

望望满树的杏huā,已经结满了huā骨朵,有的已经怒放,尽情的欣赏杏huā粉扑朴的颜sè。今天虽然是yīn天,但他们的心情却是惬意的、舒畅的。

北方的天气虽然略微有些寒意,想着这难得的一遇,心里总是喜滋滋的,不想留下这种遗憾,所以孙刚和赵涵决定临时看杏huā了。反正离中午还早,去赶上午饭就行了。

两人手牵着手,走过一行行的杏树林,感觉好不惬意,风里飘着杏huā的香气,心里裹着彼此的温暖,此时的感觉是最幸福的了。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个土堆前,高高的上面长满了荒草,野草都已经冒出新芽。看形状这个土堆是原来留下的一个破土窑,下面还有一个大大的dòngmén。

孙刚和赵涵便沿着dòngmén旁的一个个小台阶登了上去,登高远望,收入眼帘的是小镇的周边到处都可以寻得着杏huā的踪影,近处的杏树林,远处的小村庄,随处都可以看到杏树huā开那婀娜多姿的俏丽身影。它们或在农舍的院落里,或在村旁的窄巷中绽放,无论在哪儿,远远观望那簇簇洁白总是让人从心里惊yàn,chūn天也在每个缝隙里蔓延。

忽然想起王安石的一首诗:“一陂chūn水绕huā身,身影妖娆各占chūn。纵被chūn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

在孙刚轻声的朗诵中,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触,究竟是什么感触,却难以言明,只有自己慢慢体味了。

“小涵,你知道不,我以前在镇上上初中的时候,就住在大姑家。”所以,孙刚对这一带比较熟悉。

“为什么没住家里呢?”

“那个时候要上早晚自习,早上5点多就要去学校,晚上9点多才放学……”大姑家离学校只需要走路7-8分钟,回家需要近半个小时,所以就住在大姑家里,只有中午回家吃饭。

三月的田野,寻着记忆的思路,拐进了路边的土路,顺着坡路一直向上。只一抬头,眼前一棵水桶粗的大杏树展现在两人面前,半坡都已被它染白,如雪般倾盖,chūn天的田野因此而多了一抹圣洁。

老树,枯枝,洁白的huā朵,就这么和谐地容在一起,让你不得不感叹自然的魅力。

杏huā对孙刚来说应该不是陌生的,记得小时候村子里也种植着很多这样的杏树。可是事过境迁,村子里杏树不在了,要么是枯死了,要么是盖房子砍了。那个爬树摘杏的孩童已然长成大人了。

对杏huā的情结缘自小时候的淘气,小的时候顽皮成xìng,总是喜欢在杏huā开放的季节采折那如梅般的huā朵chā在爸爸喝过的空酒瓶中,摆在简陋的房间里,却也营造出几分和谐、盎然来。

虽然为此不知道被大人们骂过多少次,依然年年三月折huā枝。

等到杏子长出的季节,更是小孩子高兴的事,孙刚和村子里的伙伴们总是趁杏树的主人下地干活时,偷偷将那些青涩的杏子摘下来。

现在想来,真的不是为了吃,也许就是简单而朴素的生活中孩子少了如今的玩具,而过多的时间和体内那些无处发泄的能量需要这么挥洒、释放,然后乐在其中。

因此,让孙刚直到现在还没忘记那如猴子般爬树的伎俩。

此时,孙刚就站在一株老杏树上,赵涵惊喊着:“这么大了还爬什么树啊?快下来。”

望着赵涵别样的神情,孙刚有些自豪地微笑,这一刻他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又找到了一回童真。

看着这满目怒放的杏huā,此时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田野中,这一簇簇杏huā如雪huā一般铺展开。

此时真的是那句“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的意韵了!淡淡huā香扑鼻而来,蜜蜂嗡嗡忙碌其中,丝毫不为他们惊扰,恋huā如蜜,痴人如我。

mí恋这一朵朵洁白的jīng灵,触鼻闻着淡淡的huā香,人醉在三月的田野间,mí恋在这片老杏林之中,犹如步入一座mí宫,树木高大,目光平视之处老树枝桠向空旷的原野伸展,而一抬头间满树的huā朵正妩媚地向天空绽放。

几只喜鹊在枝头欢叫,根本无视孙刚他们的存在。

容身在这一大片huā的海洋中,真有一种忘我的感觉,那么粗糙的枝桠上,竟然可以开出如此美丽的huā朵,仔细观看,huā蕾呈粉sè,粉嫩嫩的煞是可爱,huā瓣由内而外逐渐变白,如雪。

“红杏枝头chūn意闹”,杏huā就这么闹醒了chūn天,闹醒了大地,也闹醉了huā下的孙刚和妻子。

赵涵自小就没在农村生活过,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一大片杏林。

此刻的她真的是醉在三月的chūn风中,这素净的huā朵因为开在chūn天的枝头,成了huā族中的幸运儿。

他们走着笑着,沐浴在chūn天的huā雨中。

huā开huā落总有时,能在如此美好时光里,与杏huā共舞,也不枉它绽放一场。

杏huā盛开,预示着又一个天下太平盛世的来临。

沉浸在杏huā的清香中,回忆着从前,庆幸没有错过这一季huā期的依恋,孙刚在huā香弥漫的空气中,用满腔的情思寄语杏huā瓣瓣,将岁月厚积的思念,粘贴在心间,托chūn风传递到你的心田。

风依旧轻轻,撷一朵杏huā藏在手心,浸染时光的眷恋,承载着儿时的记忆,在风里,在诗间,在也许yīn霾也许阳光的日子里,守着一份真情,和岁月一起慢慢老去。

伴着huā香,默念,chūn天真好,杏huā,相约一年又一年!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